• 腕表狂人

一款迟到的军表: 巴顿将军的黑豹美军第761坦克营之传奇

Updated: Aug 10

2021年秋季腕表新品预告:为了纪念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英勇战斗的761坦克营士兵,美国Sangamon 表业公司将于今年九月份出品 “黑豹761坦克营”限量款军表,发行总数100只。该表采用40毫米直径合金表壳,表壳仅8.5毫米厚,日本石英机芯和电池,20毫米宽尼龙表带等,具备生活防水功能,配备高档铝合金金属包装盒,整体性价比极高,特别适合年轻人佩戴。这个坦克营以“一往无前”(Come Out Fighting)的座右铭而自豪, 他们的故事鼓舞了美国很多年轻人在事业的道路上拼搏奋发。


第二次世界大战是人类历史上最恐怖的战争,战争范围涉及61个国家和地区,死伤9000万人,二战中的装甲部队是主要的战斗主力之一,比如德国的闪电战就是装甲部队作为先锋,这么多装甲部队中,除了德国之外, 就属美军的第一支黑人装甲部队最为耀眼,这只装甲部队名叫第761坦克营。


二战期间,美国黑人可以入伍参军,但根据当时的联邦法律,他们不能与白人编在一个营连级作战单位服役,只能编成为数不多的几个独立的作战单位战斗,而这些作战单位中,最知名的是第761坦克营。因为该营的徽标是一个黑豹头像,因此又获得了“黑豹”(Black Panthers)的昵称。这个坦克营以“一往无前”(Come Out Fighting)为座右铭,自1944年11月投入战场以来,忠诚实践着这一座右铭,在西欧战场上锐意争先,战斗足迹遍及法国、比利时、荷兰、卢森堡、德国和奥地利,他们率先突破了“齐格菲防线”,也是第一支在奥地利与苏军取得联系的美军部队,这支黑人坦克营面对难以容忍的种族歧视,以杰出的战绩获得了“二战中最高效的坦克营”的美誉。因为隶属于巴顿的第3集团军,他们又被称为“巴顿的黑豹”。




1944年,随着战事的发展,第761坦克营终于得到了用武之地。然而该营获得参战资格的过程也充满了种族歧视的味道。该营经过“特殊审查”后,美军第2集团军司令本杰明·李尔中将(Benjamin Lear)签署对该营的意见书,评论结果为“优秀”和“已完成战斗准备”。经过在英国的短暂停留,第761坦克营于1944年10月10日经诺曼底登陆法国,编入乔治·S·巴顿中将(George S. Patton)的第3集团军麾下,隶属该集团军第12军第26步兵师。此时该营共有6名白人军官、30名黑人军官和676名黑人士兵。直至德国投降前,该营持续作战183天,先后参与了莱茵兰战役和阿登战役(Battle of the Bulge),进入德国本土后一路推进,最后进入奥地利。


第761坦克营加入第3集团军后,巴顿将军对该营进行了评估,并于1944年11月2日在该营即将参战前向全营官兵进行了一场糙味十足的演讲:


  “伙计们,你们是美国陆军中第一批参战的黑人坦克手。如果你们不够牛逼,我也不会跟你们讲这么多废话,因为我的军队里都是牛人。我不在乎你们是什么颜色,只要你们上去干掉那帮狗娘养的德国佬就行了!我们每个人都注视着你们,等待你们创造伟业。即便是你们的种族,绝大多数人也在期待你们建功立业。别让他们失望!也别让我失望!他们说,爱国就是为国捐躯。那么好,就看看我们能给那些狗娘养的德国佬创造多少爱国者!”


虽然巴顿以充满激情的演讲点燃黑人官兵的士气,但他和当时绝大多数将领一样,对黑人的战斗力充满了怀疑。在对该营进行评估后返回司令部,巴顿评论道:“他们给我的第一印象很好,但我对这一种族固有的战斗力没什么信心。”但当时他迫切需要一切可以投入战场的作战力量,只能把这种情绪放在一边。即使到了战后,巴顿仍不愿改变他对黑人士兵的看法:“从个体上看,他们都是好兵,但根据我当时的看法,我不认为有改变的必要,因为一名有色人种士兵在坦克中战斗时,反应并不够快。”

1944年11月7日,第761坦克营第一次投入战斗,其任务是拿下德军据守的摩泽尔省莫尔维尔莱维克市镇(Morville-lès-Vic)。据一些人的说法,这实际上是一个自杀性任务,就是用毫无经验的黑人坦克兵去消耗德国人的弹药和摧毁他们的阵地,然后白人士兵再上去收拾残局。但是,该营表现出色,直接拿下了这座市镇。


在这场首战中,表现最出色的要数该营的沃伦·G·H·克雷西中士(Warren G. H. Crecy),他是一辆M4坦克的车长。在11月10-11日的战斗中,他与车组乘员协同攻下了德军阵地,并在自己的坦克被击毁后冒着敌军猛烈的火力爬上后面跟随的一辆吉普车,使用车载7.62毫米机枪消灭了那些攻击自己坦克的德军步兵。接下来他充任火力观察员,引导己方炮火攻击。在第二天的战斗中,他所换乘的另一辆坦克在敌军火炮、反坦克炮和机枪火力下陷入淤泥里,在看到德军对步兵战友发起反击时,他爬出坦克,操纵车载12.7毫米重机枪掩护步兵后撤。接下来他又摧毁了德军的几个机枪碉堡和1个反坦克阵地,并吸引了敌军大量火力,支援了其他战友的行动。此战之紧张,据说战斗结束后,战友好不容易才把他那已经僵硬的手从机枪上掰下来。

后来,克雷西凭此战中的表现而被提名授予荣誉勋章,但最终只得到一份战场升职令,最后他以少校军衔退休。因为他的英雄事迹,克雷西在第761坦克营中被称为“全营最吊的汉子”。


在1944年11月,该营一路突破法国摩泽尔省的莫尔维尔莱维克、穆瓦昂维克(Moyenvic)、塞耶河畔维克(Vic-sur-Seille)等市镇,通常充当全军突击的矛头,也付出了伤亡156人的代价,其中24人阵亡,81人负伤,44人丧失战斗力,还损失了14辆坦克,另外有20辆在战斗中损坏。


1944年12月,阿登战役开始后,美军第101空降师被围困在巴斯托涅(Bastogne),第3集团军受命解围。在其他单位的行动受阻之时,第761坦克营一举推进至巴斯托涅以西约9.6公里的提列特村(Tillet),之后转而向北,切断了列日(Liege)和巴斯托涅之间的主干道,关闭德军围困巴斯托涅的部队的一条主要补给线。另外在阿登战役期间,针对德军小部队伪装成美军并袭击军用仓库的活动,巴顿命令包括第761坦克营在内的黑人士兵担任前哨站的警卫,并允许他们射杀任何靠近前哨站的行径可疑的白人士兵。


阿登战役后,第761坦克营跟随友军一起攻入德国本土,作为全军的先锋之一,他们负责为美军第4装甲师打开突破“齐格菲防线”(Siegfried Line)的通道,而他们也成为第一支突破该防线的美军部队。


战争尾声,第761坦克营进入奥地利,并成为第一支在斯泰尔河(Steyr)与恩斯河(Enns)结合部与苏联红军接触的美军部队。有人说,当时高层明确命令断掉第761坦克营的燃油补给,以免该营夺取“首先与苏军取得联系”的荣耀,但该营官兵在一座燃油仓库的黑哥们看守的“忽视”下,从仓库里偷了3万加仑的燃油,从而摘取了这一荣耀。



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第761坦克营于1946年6月1日在德国撤编,官兵撤回美国。但是,包括该营在内,众多黑人构成的作战单位如第92步兵师的一些黑人部队、陆军航空队的“卡斯克基”飞行员(Tuskegee Airmen)等回国时得到的欢呼声都远不及大多数白人单位。一样血洒疆场,待遇却极不公平,这令众多黑人官兵深感绝望和沮丧。不过,众多黑人作战单位在战争中的杰出表现,成为后来美国废除种族隔离政策的一个因素。

  

相隔一年,第761坦克营于1947年11月24日在肯塔基州的诺克斯堡恢复编制。之后,该营参与了朝鲜战争,1955年3月15日再次撤编。朝鲜战争结束后,美军取消了单独设置黑人作战单位的种族隔离政策。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第761坦克营共获得了1次总统单位嘉奖,官兵获得1枚荣誉勋章、296枚紫心勋章、11枚银星勋章、69枚铜星勋章。作战地区涉及法国、比利时、荷兰、卢森堡、德国和奥地利。


但是,由于种族歧视的影响,该营的总统单位嘉奖直至20世纪70年代美国黑人民权运动高涨及种族隔离政策被废止后,才由吉米·卡特总统(Jimmy Carter)于1978年1月24日进行了补授。


至于获得荣誉勋章的该营A连的鲁本·里弗斯上士(Ruben Rivers),是在1944年11月15-19日的法国盖布兰(Guebling)的战斗中英勇捐躯的。当时作为车长的里弗斯在身负重伤的情况下拒绝撤离,继续指挥坦克对敌阵地进行压制,并掩护其他坦克撤退,最后随自己的坦克一起牺牲。但是他的这枚荣誉勋章一直延迟到1997年才得以追授。以下是里弗斯上士的荣誉勋章的嘉奖词:


  “里弗斯上士于1944年11月15-19日在法国盖布兰前线的战斗中表现出非凡的英雄主义精神。虽然腿部伤势严重,但里弗斯上士拒绝撤离救治,并指挥另一辆坦克于第二天充任全连在盖布兰推进的先锋。11月19日上午,他多次拒绝撤退,继续指挥他的坦克对敌阵地开火。拂晓时,A连的坦克开始朝Bougaktroff推进,但被敌军火力所阻。在A连后撤时,里弗斯上士指挥另一辆坦克朝敌军开火,掩护A连的撤退。在这一过程中,里弗斯的坦克被击中,英勇捐躯,车组乘员负伤。里弗斯上士无畏的战斗精神和大胆的指挥艺术鼓舞了他的部队,并显示了服务军队的最高荣誉。”


(来源:来源: 崎峻战史)

官网: http://www.SangamonWatches.com


19 views0 comments